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章.受封

26

-

在S大的林蔭小道,學生們在樹蔭下坐著,張邀玥捧著剛從圖書館借來的《希臘史》坐在椅子上。

受哥哥的耳濡目染,她在填報誌願時毅然選擇了曆史專業。雖然前途渺茫,但她真的對古希臘文化很有興趣。

從小聽那些寓言故事裡的神明們雜亂的關係到初高中學習世界史,隻要是與古希臘有關的故事她都很興奮。

就在剛準備打開書時,電話鈴聲打斷了她的動作,看著上麵“親愛的哥哥”的備註,張邀玥隻得先把書放下。

“小玥,這幾天怎麼樣?宿舍住的好嗎?哥哥最近有點忙,過幾天就去看你。”

“哥哥,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張邀玥笑著迴應。

她抬頭看了看看著透過樹葉的陽光,與哥哥閒聊幾句便掛了電話。

她和哥哥張曜清自小父母雙亡,是哥哥一手把她拉扯長大,包括選擇曆史專業也是受了哥哥的鼓勵。

想到這,她看著自己努力三年考上了院校,哼著小曲,撥弄了一下自己耳邊的碎髮,朝著門外走去。

她來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——一家裝修的很有希臘風格的咖啡廳。

白色的雕像,聖潔的輕紗,金色的月桂裝飾著這處不大的地方。書架上擺著幾本希臘著作,連柱子也被雕刻成了神廟的形狀。

從古老音響裡流淌出來的音樂讓張邀玥進入了忘我的境地。

當然,她隻交三十的座位費,畢竟咖啡的味道真不是張邀玥可以接受的。

等她進了小隔間,卻總也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。暖色燈光的包間總感覺多了些什麼。張邀玥摸了摸自己其雞皮疙瘩的手臂,不禁打了個哆嗦。

“怎麼回事。”她喃喃道。

又打量了一下四周,還是什麼也冇有。她放下戒心,坐在椅子上。

翻開那本《希臘史》,張邀玥卻總也感覺扉頁不太對勁。

“我願意聆聽神的旨意,

為了故國的繁榮,

為了明天不該到來的死亡,

為了那一個又一個,

在豐饒中死去的靈魂,

縱使萬劫不複,

也在所不惜

看著著幾排字,張邀玥鬼使神差地唸了出來。

周圍的場景開始變化,白鳥越過神廟,木屋頂變成了廣闊的天空,她的耳邊時而傳來海浪翻滾的聲音。張邀玥的腦子暈乎乎的,她努力抓緊自己最後一絲意識想要合上那本書。

“我*!”

一人終不敵天外之力,她被捲入場景內。

希臘雅典衛城內,

張邀玥醒來時身處帕特農神廟之中,麵前屹立著數座雕像。張邀玥打量著這個早已在曆史中湮滅的神廟,眼睛裡有探索,也有嚮往。

她向前走著,冥冥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指引著她。

“我願意聆聽神的旨意。”

張邀玥不受控地再次說出了這句話。

終於,她走到了眾神之王宙斯的麵前,她在這座雕像麵前顯得尤為渺小。

張邀玥終於感受到了冷意,那是一種,來自心底的恐懼,她不受控的往後退了一步,但後麵的路卻被圍上來的雕像堵死了。

“…”

十二主神的雕像將她團團包圍,她在中間感受不到一絲的光亮。

“我無意叨擾,來這也是個意外,如果有冒犯到您們,那我十分抱歉。”張邀玥感到腿腳發軟,她高聲喊道,細細聽來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。

迴應她的隻有無儘的回聲。

就在她準備向雕像間縫隙跑去時,一道含著花瓣的聖光撒在了張邀玥的身上,那光籠著薄薄的煙霧,讓張邀玥覺得自己置身於夢境。

她身上的服飾變為白色的輕紗,墜以金色的墜子,貓頭鷹圖紋的金鎖腰帶纏繞在上麵,聖潔而又雍容。

張邀玥覺得自己的靈魂在被洗滌,自己的心靈得到了釋放,她想要抵抗這種陌生的感覺,可身體卻是在接納。

麵前的神像褪去死寂的白色,而是化為了一個又一個鮮活的樣子。

一位手持長槍的女神走到她的麵前,為張邀玥帶上了月桂冠冕,隨即在她額上落下一吻。

眾神之王宙斯坐在高台之上,他身上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嚴,張邀玥站在台下與巨神對視。

“這位…先生?我很抱歉,但我還是要問一下,這是什麼意思?”張邀玥凝望著他,語氣裡帶著倔強,“我現在需要回家!”

宙斯俯視著她,他冇有因被質問而感到不悅。

“你既然已經念出了誓詞,就是接受了神的欽點,現在,你是眾神之一了。”

“你無須被定義掌管什麼,眾神之力任你差遣,我們隻願你能將希臘的富饒延續至後世。”

他說這話的語氣帶著滄桑,並不像那位可以掌管一切的主神。

張邀玥不明白,她問道:“你們便是神,隻要你們動動手指,希臘不就可以無堅不摧,屹立歐洲麼?更何況我非希臘人,我隻是一位華國學生。”

說著,張邀玥就要將頭上的冠冕摘去,但它似乎生長在了頭上,任憑怎麼用力,卻怎麼也摘不掉。

宙斯隻是搖頭。

“神雖然為神,卻也抵擋不住時光的流逝,我們超脫於時光,卻也限製於時光。這是曆史的必然,我們無法阻止。”

一旁的赫拉補充道:“曆史由人類撰寫,而不知道未來的人卻隻是提筆亂塗。我們需要一位知曉未來的人替我們改寫曆史。”

張邀玥無力地反駁:“我是女性,在雅典冇有話語權,也不是公民,與其找我,不如去找個政治家,譬如伯利克利。他既是這個時代的人,也是位傑出的領袖者。”

眾神一齊搖頭。

“你是從未間斷的古國之子民,你熟知我們的過去,你也將助我們探尋未來。”

雅典娜道:“你將維持凡身,生活於雅典城邦中,冇人知道你的身份,隻有這樣…我們才能騙過時光完成一次“偷渡”,而你也要失去你的身份。”

阿芙洛狄忒繞在她的身邊,她美的驚心動魄,身上的薄紗拂過張邀玥的臉頰,說出的話像是空穀裡的幽蘭,又像迷惑人的罌粟。

“從今以後,你叫阿雅芙莉爾,用你們那邊的話來說就是“廢墟之上唯一的瑰麗”親愛的新神,幫助這片富饒的國土吧。”

張邀玥想要掙脫,但時光的洪流將她捲走,諸神站成一排,目送著她的離去。

“親愛的阿雅芙莉爾,這片土地將永遠籠罩著的光輝。”

餘音陣陣,迴盪在張邀玥的耳邊,她被溺入大海,遠方的光芒遙不可及,

張邀玥伸手,卻也隻是觸及一片冰冷。

好難受。

她想起了自己的哥哥,失去我的身份,那哥哥怎麼辦?

張邀玥想啊,想啊,意識逐漸消失。

公元前459年,雅典衛城裡人來人往,出海回來的船商將所帶回來的生活必需品在集市上售賣,叮噹的銀幣在口袋裡作響。人們蜂擁而至,將商品一掃而空。

人群傳來一絲騷動,所有人都讓出了一條道路,那是販賣奴隸的車子。

張邀玥就在其中,她渾身濕漉漉的,東方的麵孔讓她在人群裡尤為顯眼。

“那個奴隸是哪裡的啊?這個麵孔居然和彆人都不一樣,真是稀奇。”

一旁的悲觀者高呼著:“這一定是神所摒棄的怪胎,理應火焚!讓赫斯提亞淨化她那汙濁的靈魂。”

商人嗤笑著,他高傲地昂起下巴,不屑地看著一旁的悲觀者,語氣的自得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
“愚蠢的人,閉嘴吧。這是東方富饒之國的子民,當然,現在是我們的奴隸,這可和神明無關啊,你也是第一次見吧,目光短淺的短命鬼。”

張邀玥聽著人來人往的討論聲,她依舊穿著白色紗裙,但頭上的桂冠已經不見,她的雙手被套上枷鎖,待其睜開雙眼,所有人爆發出一陣驚呼。

她有一雙可以令眾人為之傾倒的,如黑曜石般的雙眸,陽光無法穿透她的眼睛,就像是被吸入進去,白瓷般的皮膚與潔白的裙子映襯著,黑色的長髮纏繞在身邊。

“這個奴隸我預定了,誰也無法同我爭搶!”

“赫維達,上次我讓給你一位奴隸,這次該你讓我了吧。”

張邀玥聽著眾人的語言,她被這些目光盯得發毛,隻能往角落裡縮了縮。

在一個陌生的環境,張邀玥的心裡悶悶的,或者說是恐懼,自己與周圍人完全不同,這讓她的不適更為強烈。

販賣者見張邀玥這麼受歡迎,心裡盤算著要賣個什麼價錢。在想著賺大錢的時候,一位少年走了過來。

少年有著一頭如阿波羅般的捲髮,他的髮色較淺,像是陽光散落在上麵。琥珀色的瞳孔直直地盯著在籠中的張邀玥,雖然年紀尚小,但五官已然發育完全,長的就像是希臘的雕像般精緻。

“我要買她。”

所有人識趣地退了下去。

少年是雅典城邦的貴族,母親身為克利斯提尼的女兒,父親則是為軍艦司令官,表兄更是當前極具實力的伯裡克利,冇有人會願意和他競爭的。

張邀玥看著少年,她不知道他在曆史上的身份是什麼,是否有記載。她也不知道自己被少年帶走後會乾什麼。畢竟奴隸可不一定會有好日子過。

張邀玥不知道該怎麼回家,可她也不想按照那群獨斷的神的意誌前行。

這個希臘和她又有什麼關係!

思考之際,她被拖行著來到少年身邊,此時的張邀玥的身體已經變為十六歲的時候,她仰頭看向少年。

張邀玥以為少年會先問她名字的,可是他冇有,或者說他根本不在意。

書上說,古希臘對女性名字並不重視,現在她也是體會到了。

少年身後的人也隻是讓她跟上。

張邀玥在眾人不捨得目光中走向了少年的身後,離開前,她聽著眾人的私語,趁亂聽見有人叫他“米洛布達修斯”

米洛布達修斯,是曆史書上從未出現過的名字。

她低垂著眼眸,細細地為自己日後做打算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