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《閃婚後,宋太太她身價千萬躺贏 作品》 第49章

26

《閃婚後,宋太太她身價千萬躺贏作品》是如素所編寫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桑遠月裴言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...《閃婚後,宋太太她身價千萬躺贏作品》第49章免費試讀

桑遠月去找銷售經理簽退場單,經理立即把她拉到了旁邊。

“剛纔……你認識?”經理小心翼翼的詢問,像是怕觸發什麼機關似的。

“不熟,見過幾次,這次情況緊急纔出聲求助的,對不住了,差點讓你們會都開不下去。”

桑遠月依舊擔心這事連累裴言,所以咬定了和裴言不熟。

“你跟我還藏著掖著啊,有什麼不能說的?”

“真不熟。”桑遠月堅定道。

經理表情明顯鄙夷了不少,好像桑遠月故意不帶她攀高枝似的。

“簽好了。今天酒店有事,最多給你半小時退場。”

單子一甩,人就走了。

桑遠月覺得莫名其妙,她要是攀上高枝了,用得著這麼低三下四嗎?

拿著單子,桑遠月回到了宴會廳,王若琪早就不見了,她隻能和師傅們一起將佈置撤走。

回到公司,桑遠月明顯感覺同事不像早上那麼殷切,甚至有些躲著她。

王若琪悠然的喝著咖啡,眼底的笑意遮都遮不住。

桑遠月不明的坐回工位,轉首看向了徐曼曼,低聲道:“曼曼,怎麼了?”

徐曼曼抿了抿唇,搖搖頭冇說話,看都不敢看桑遠月。

好像她和桑遠月不熟似的。

桑遠月納悶時,周總監臉色複雜的從老闆辦公室回來了。

王若琪迫不及待的起身道:“周總監,冇事了吧?我真冇想到一安會得罪外賓,現在外賓肯定為難公司了對吧?”

“都怪我!冇能拉住一安接近外賓,可她威脅我說不讓她去就誣陷我和李經理有不正當關係。”

“周總監,公司冇事吧?會不會連累我們整個策劃部?”

話音剛落,全體同事們幽怨的看向了桑遠月。

桑遠月這才明白王若琪提前回來原來是為了惡人先告狀。

她起身解釋道:“是對方出行為不當在先,我也處理好了,並冇有影響交流會的開展。”

王若琪諷刺道:“一安,你的處理方式就是把外賓打得鼻青臉腫?”

桑遠月蹙眉強調:“我是正當防衛。”

“你的防衛就是把客人的臉往地上摩擦嗎?人家可是生物公司的副總,身價千萬,你好歹也是要競爭副總監的人,一點小狀況都不會處理嗎?客戶至上!要是彆的客戶知道了,誰還找我們?我們都跟著你喝西北風嗎?”

王若琪就像是抓住了桑遠月的命門,恨不得往死裡踩。

桑遠月在眾人咄咄逼人的目光,咬了咬內唇,堅定道:“如果客戶至上就是犧牲自己喝加了料的紅酒,那你去啊,而不是躲在後麵畏畏縮縮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憑什麼說彆人紅酒加料了?人家是外國人,受過高等教育的,又是公司副總,還需要對你下手?你在開什麼玩笑?又不是眼神不好。”王若琪輕笑一聲。

有些同事也竊笑起來,笑桑遠月的不自量力,但大部分人臉上依舊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神色。

桑遠月攥緊了拳頭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祝你們以後都能遇上這樣身價千萬的外國副總,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十分高興的喝下那杯酒。”

王若琪和竊笑的人表情一僵,被桑遠月狠狠的諷刺了一波。

看吧,誰都知道錯的是誰,隻是更愛看彆人落難的模樣。

王若琪鼻翼龕動,扭頭看向周總監。

“周總監,老闆說怎麼處罰一安?我們畢竟同事一場,於心不忍。”

周總監眉頭皺得更深了,在王若琪幸災樂禍的笑容中緩緩開口。

“大衛……被辭退了。”

“一安被辭退了!怎麼會……”王若琪正要高興,突然一怔,“周總監,你說什麼?大衛被辭退了?不是一安?”

“對,大衛因為行為不當被辭退了,還寫了道歉郵件給老闆,他的事情現在圈內都傳開了,不僅國內待不下去,就連國外的公司都辭退了他。”周總監解釋道。

“不可能!他那麼厲害還是外國人!怎麼可能因為桑遠月被辭退?”王若琪大聲道。

聽聞,周總監不悅的看向王若琪,目光譴責她不會說話。

“你懂什麼?大衛明顯是得罪了人,有人想把他踢出去。還外國,真以為現在還是外國人的天下?”

眾人錯愕,就連桑遠月都愣在了原地。

到底誰這麼厲害,跨國副總說辭退就辭退。

“我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王若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的確有些不恰當,幽怨的橫了桑遠月一眼。

桑遠月納悶了,關她什麼事?

要不是王若琪多此一舉回來告狀,至於這麼丟人嗎?

周總監也冇深究,反倒是看了看桑遠月:“這件事就算了,以後注意點。”

桑遠月點頭,已經習慣了周總監的偏心。

周總監離開後,王若琪心有不甘的看向桑遠月。

“一安,你就是普通打工的,以後的確要小心點,否則哪能次次這麼走運?”

“若琪,你是跪著留學的嗎?崇洋媚外可是大忌,彆人犯錯我為什麼要小心?還是說外賓撥出的酒氣對你來說都是香甜的?”桑遠月對著她笑了笑,轉身坐下。

“你!你胡說什麼?”王若琪切齒道。

徐曼曼站了起來,笑道:“一安姐哪裡胡說了,人家都寫道歉信了,難道有假?倒是你處處舔著外國人,他到底給你什麼好處了?還是你和這個副總之間有什麼……不可告人的故事?需要你如此維護?”

“徐曼曼,你……我懶得和你計較。”王若琪故作大方的回了座位。

徐曼曼揚眉吐氣般哼笑一聲坐回工位。

桑遠月覺得她造謠就有點過頭了,立即給她發訊息。

「曼曼,可以了。」

「一安姐,好不容易逮到機會,就該狠狠踩踩她。要不是她回來告狀,我們怎麼可能誤會你?」

「曼曼,你也覺得我會冇理由得罪客戶嗎?」

桑遠月忘不了徐曼曼剛纔視而不見的態度。

徐曼曼其實也害怕她真的得罪外賓,牽連她吧?

辦公室的人誰都不容易,這也是人之常情,她不怪徐曼曼。

徐曼曼過了一會兒發了好幾個道歉的表情包。

「對不起嘛。下班請你喝奶茶。」

「好了,冇事了。」

桑遠月對著徐曼曼扯了扯嘴角,但心裡卻有了一層隔閡。

半個小時後,周總監群裡@她和王若琪,催她們叫方案。

王若琪為了表現,第一個將方案發送給了周總監。

桑遠月檢查一遍後才發送了方案。

片刻後,王若琪起身走進了周總監的辦公室,約莫十幾分鐘她走了出來,眼神複雜的看了看桑遠月。

不甘中帶著難以置信,狠毒中又有算計。

桑遠月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王若琪。

出什麼事了?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